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520 >> 辞天骄 >> 第294章 人间浮夸

第294章 人间浮夸

众人默然,都去看那被看守住的马车。

“退婚是有的,但我后悔了。”

铁慈:“……”

“别多想,我不是后悔没退婚。我是后悔我这样的人怎么也敢试图和太女结亲?”戚元思道,“我在书院,算学输给太女,比武输给太女,打赌也输给太女。我们的赌注是她输了退学,我输了吃屎。”

众人:“……”

如此凶猛。

刚才谁说太女温柔小意,靠脸上位,笼络这些实权世家子弟的?

“承蒙太女宽宏,让我进了茅厕却没让我吃,只要求我以后不要在书院结帮欺生,还书院清朗风气。”

他猛地掀开托盘上的碗的盖子。

铁慈猛地闭上了眼睛。

她受到了惊吓。

不是,吃屎这个梗还过不去了?

她只是受到惊吓,凑过来围观的书生们已经受到了暴击。

有人当场呕吐出声。

戚元思脸色铁硬,想着那个家伙拎他过来时说,“欠下的屎,迟早要还。”

不仅要还,还要还新鲜热腾的。

难受,想哭。

他道:“太女宽慈,我却不能言而无信,这就吃给大家看。”

众人惨叫出声:“别啊!”

铁慈没说话,她一甩袖子,把那盘碗远远地送出了千里之外。

“别吃了,你吃那不是惩罚你,是惩罚我们。”

戚元思叹口气。

他知道铁慈不会让他吃。

但是,他绝望地想,今日之后,全盛都都知道他打赌输了要吃屎。

这个梗,注定一辈子和他过不去了。

一众书生如蒙大赦,纷纷道:“别吃了别吃了,太女宽宏大量,定然也不会要你吃这恶心东西的……呕。”

二楼躲在柱子后的中年男子心有余悸地道:“吃了没?吃了没?”

他的护卫安慰他,“没吃,没吃。”

楼上的姑娘们都趴在栏杆上看,笑得十分快意。

男子舒口气,这才起身坐回去,笑眯眯地道:“还是我崽威武。我说戚元思这小东西回盛都后这么老实,原来还欠着黄金万两。”

门口,戚元思默默退了回去。

他作为一个被拎过来主动社会性死亡的工具人,要懂得识相。

他身后,沈谧走了过来,道:“诸位,我是沈谧。”

八卦人物又来一个,众人目光灼灼。

沈谧言简意赅,举手发誓,“在下所著《慈恩传》中所有,皆亲身经历,毫无伪饰之处,若有一字虚言,便让在下屡试不第,一生潦倒,亲友离散,无福早夭。”

众人动容。

对于读书人而言,屡试不第,应该是最重的誓言了。

众人纷纷道:“沈兄言重。”

“慈恩传文辞朴实,情真意切,谁见了都知一定发自肺腑。”

“我们自然是信沈兄的。”

沈谧一笑,让了开去。

铁慈沉默看着,心想这两位没可能这么快得到消息,一定是有人跟着她,并以最快速度把这两位弄来了。

是谁,呼之欲出。

有人将马车驱赶到一边,一大群小厮雁列而来。

众人好奇看着,铁慈心想,哦,这戏还没完。

一套一套的。

小厮们走到近前,每人双手都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上盖着红布。

众人现在对托盘已经产生了恐惧感,下意识地齐齐向后一退。

却见最前面小厮将托盘红布一掀,托盘上是一件极其精致的灯台,纯金质地,高脚,形状为九瓣莲花,莲花上还镶嵌碧玺如露珠,工艺讲究,辉光熠熠。

铁慈看着只觉得工艺眼熟,像是内造的东西。

那小厮嗓音洪亮,大声道:“高脚黄金九瓣莲灯台一座!”

铁慈只听这一句,便恍然大悟。

她左右顾盼,却没找到想找的人。

书生们不明所以,只觉得东西华贵,忍不住多看几眼,又有几人觉得这东西名字熟悉。

第一个小厮报完便走到一边,第二个小厮上前,掀开盖布,托盘上是一套梅瓶,大中小三只,莲青色穿花龙纹,瓷瓶釉洁色纯,薄如明玉,一看就是极品瓷器,而上面的花纹更是令人惊呼出声。

龙纹啊,皇家专用,常人使用是要被杀头的。

小厮高声报:“云窑莲青穿花龙纹梅瓶套!”

第三个小厮走上来,他的托盘上,是一件金器,尺半金盘,镶嵌指头大的红蓝宝石青金石,雕刻八蝠,八蝠的眼睛都是猫眼石所制,光影流动,栩栩如生。

“镶宝珠八蝠捧日金盘一件!”

有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大叫一声道:“这不是方才说皇太女赐给未婚夫然后被卖掉的宝物吗?!”

一言点醒梦中人,众人议论纷纷。

随后果然一件件都是众人方才听说的,精致的琉璃翡翠十八子手串,颗颗浑圆,翡翠莹绿似要滴水;紫晶兽钮椭圆私章,色泽纯正,兽形威武。

有皇家铭印或者专用的宝物展示了十来件,小厮们已经站满了一排。赤雪忽然咦了一声。丹霜道:“怎么说?”

赤雪道:“太女赐给辽东的礼物已经上完了。”

当初礼单是她负责的,她对件数和物品记得清楚,铁慈倒未必清楚。

但后头还在继续上礼品。

一个小厮上前,托盘上是一串明珠,颗颗彩光流转,指头大小,圆润无暇。

“明海深海彩珠一串。”

彩珠难得,更难得这么大的无暇彩珠凑成一串,众人啧啧赞叹。

一件雪白轻裘送了上来,轻裘金线为边,明珠为纽,毫尖华光灿烂且不必说,小厮一手拿起一个指环,一手拿起轻裘,偌大的轻裘轻松地整个穿过了指环,可以看见雪白毫尖在指环间翻覆如雪浪,其质地细密轻薄可见一斑。

识货的人惊叹道:“这是珍珠貂皮,据说轻若云暖若阳灿烂若珍珠,十分稀少,售卖时按寸卖,寸裘百金,这么大一件,得多少黄金!”

“辽东珍珠貂皮裘衣一件!”

虽说是视金银如粪土的名士,也禁不住眼睛发蓝。

再端上来的却是双鞋,看起来很朴素,乌黑的兽皮,却生着些细密的鳞纹,在日光下闪耀青蓝的光泽,底部镶嵌着精巧的小跟,除此之外毫无装饰,和之前华丽铺张的风格截然不同,小厮报得也特别简单:“铁兽皮靴一双。”

有识货的人道:“铁兽!传言辽东之地有铁兽,身长丈二,皮毛坚逾金刚,不惧水火,质地坚硬细密,冬暖夏凉。因这兽稀少,皮毛所制之物十分珍贵,也和那珍珠裘一样,按寸售卖,价逾黄金。”

众人又啧啧称羡,眼看无数奇珍异宝流水般送上来,黄金不足贵,珍珠如粪土,件件都是人间难得的异宝,众人一边眼花缭乱心中艳羡地数,一边想着这是要干什么,给公主下聘似乎都不用这么讲究,给皇帝上贡也不过如此吧,这谁,消受得起这样的厚礼?

好一会儿那人间凡尔赛才炫耀完毕,小厮整整站了两排,最前面最伶俐的小厮这才高声道:“辽东王第十八子慕容翊字呈大乾皇太女足下:”

这一声出,众人惊呼。

两个头衔都很惊人,关键是这里头信息量有点大,众人终于反应过来,齐刷刷转头看铁慈。

铁慈心中呵呵一声,倒是想冷脸来着,这叫什么,欺负爷没见过钱吗?

面上却习惯性摆出三十度弧度雍容微笑。

“退婚之举,非翊所愿。盖父母之命也。太女所赐,翊日日陈于案上,勤加拂拭,宝爱非常,万万不敢有售卖折价亵渎之举。谗言谣诼,伤我至诚,今特携太女所赐之宝示于人前,以示珍重之意。另附辽东独产裘衣皮靴若干,裘薄靴陋,聊慰太女冬寒暑热之苦……翊待太女之心,如萤火向之皓月,寤寐思服,求之不得,千金如土,但求一顾。”

说人话就是退婚不是我要的,是我爹妈瞒着我干的。你给的东西我很珍惜,天天擦拭把玩,怎么可能舍得拿出去卖。这些谣言害我,我把东西都拿来给你看,你看卖没卖?卖没卖?另外再送些貂裘皮靴,天冷天热用得着,再加上表白心迹甜言蜜语一百句。

丹霜瞄着那些东西,脸上冷若冰霜,心中爽若夏天吃冰。

她素来不大喜欢慕容翊,因为这家伙一般不干人事,但不得不说这回他干了人事。这脸打得好爽。

那些人说他不珍惜不喜欢太女,他就用最珍惜最喜欢的方式来高调示爱。

啪啪啪,又快又响。

她并不担心太女不接台阶。太女这人,亲和大方没架子是真的,但是她心中有规矩方圆,字典里没有任性这个词,别的事儿还有可能人为出格一下,越是她自己的私事,当着人前就越坦荡,越不露真情绪。

果然铁慈听了,并不羞涩也不过分欣喜,点头笑纳,十分符合一位大国储君应有的气度,把一切私情爱恨都捯饬成了可以堂皇光明展现的天下事,倒让那些眼神窃窃的人顿时失了八卦探究之心,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都齐齐倒头下拜,低伏于尘埃。

铁慈笑道:“回去转告你家世子,之前赐下的礼物,算是国礼。辽东世子尊奉国礼,孤心悦之。其余的这些贡品,孤可代父皇收下,辽东王忠荩之心,可敬可喜,孤心甚慰。”

赤雪叹口气。

谈恋爱也不忘国事。

好好的当街撑腰表白,转手就被太女搞成了辽东上贡表忠心,于朝政自然有好处,毕竟辽东自立的消息被朝廷封锁,百姓还不得而知,让百姓认为辽东忠于朝廷,有利于民心安定。

只是太女这样心在天下,私情不顾,会不会让人觉得过于冷血了。

二楼上,铁俨扇子挡着脸对底下看,对身边人悄声道:“辽东王世子怎么忽然来这一手?既然不想退婚当初为什么要退婚?”

他身边太监轻声道:“主子,前头那些东西,可真真的是当初赐下去的。”

铁俨唔了一声,想了一会道:“心倒是挺诚,可惜是辽东世子,终究是不成的。”

太监笑道:“太女这般身份地位人物,普天之下谁配得上,当初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如今可不都后悔了?”

铁俨眉目舒展,道:“后悔也没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身边,有个人肩膀上蹲着猫,不急不忙地走过。

小姐们望着那些礼物,热泪盈眶。

“我们太女就该配世上最好的礼物!”

“这辽东王世子还算有点眼力见儿。”

肩膀上蹲着猫的高个子走过,衣袖一垂。

有人脚底踩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呀,珍珠!”

“好漂亮的珍珠,这光泽真美。”

“谁丢了珍珠?”

“这里还有一颗!”

小姐们的丫鬟低头去捡,捡完了发现,珍珠足有十几颗,虽然品质极好,但是颜色大多不同,显然不是谁的珠串散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忽然发现了华点。

“咦,这珠子的数目,怎么和我们的人数一样?”

一阵沉默,半晌有人道:“这……这不会是一人送我们一颗吧?”

……

底下小厮们将第一排赐的礼物收回,铁慈看着他们抬着东西转过街角消失不见。

第二排小厮将礼物收进箱笼,堆放在地上一大堆。也如前告退。

这些人像豪门奴仆,进退有礼,经过调教。

赤雪在铁慈身后悄声道:“您可需要派人去跟着?”

铁慈冷酷地摇摇头。

赤雪叹息一声,不说话了。

众人看着热闹也快散了,经过这一系列的打脸,倒也失去了八卦的兴致,又怕太女秋后算账,便要算了。

却见一辆马车驶来,正要散开的众人又回身,看见马车上跳下来两个小厮。

这回的和之前那些小厮不同,两人穿着一色靛青衬白边衣裤,整齐清爽,衣裳边角绣着墨色的容字。

有熟悉盛都豪门的便道:“容府!”

人们顿时目光灼灼,如果说之前辽东王世子还让众人陌生,容首辅及容溥的名声大乾谁人不知。

两个小厮上前,向铁慈行礼,当先一人便道:“容翰林让小人代为向殿下告罪,翰林于府中读书,听闻折桂楼事,心有所感,命小人来向殿下求教。”

文人于读书一事十分敏感,容溥才名甚盛,为文人们所钦服。据说当初他参加殿试,本该成为状元,是容阁老避嫌,言说容府子孙本就有荫庇,下场证明读书有成也就成了,不必和寒门子弟争那宝贵名额和前途,因此才拿了第三名。

虽然没能成文章魁首,容府和容溥的美名却因此更盛,如今众人听说容溥居然要向铁慈请教,都十分诧异。

铁慈挑眉,心想茶茶这是也被逼来的,还是自己听说了要来争风?

不过要为她抬轿子是肯定的了,虽然铁慈不想自己故意装逼,但倒也不必拂人好意,便道:“我一个不学无术只会舞刀弄枪的,如何能当得起容翰林请教二字呢?”

那小厮笑道:“殿下在跃鲤书院成绩优异,接连三个上上等,赢了全院赌局,您当不起,谁当得起。这些本来慈心传中都有记述,只是我家公子听说有人质疑慈心传,那今日公子便请教殿下诗词。”

铁慈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

诗词嘛。

虽然她从不写,可她太不怵这个了啊!

盖因为有那么一个师傅,总在她耳边碎碎念,说什么这是她们那儿穿越人装逼耍帅必备法宝,以及三流言情穿越小说必备烂大街梗,穿越人不背上七八百首三千年名篇那简直就是资源浪费,听多了把铁慈听出了羞耻感,就更不肯用这些确实很牛逼的诗词来装逼。

她好像就在容溥面前说漏嘴一次,偷了苏轼的句子,这人一直记得,且就从此坚信她才华绝世,深藏不露。

这叫人怎么好意思呢。

她笑:“容翰林以何为题?”

“我家公子师长曾以山隐楼为名出题,公子作了却总是不满意,为此耿耿已久。”

折桂楼前身就叫山隐楼。

另一个小厮便直接搬来桌案,铺纸磨墨,准备记述。

书生们围拢看着,打脸多了早就麻木,此刻来了劲,一边心中默想,一边也要了纸笔,准备一起写下来,到时候说不定能把脸打回去呢。

铁慈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众人期盼地看着她,铁慈久久不说话,众人渐渐失了耐心,有人便冷笑一声,开始下笔写自己的,见众人都想好了下笔了,铁慈指着楼外后山一挂瀑布,开口了。

喜欢辞天骄请大家收藏:(www.bxwx520.org)辞天骄笔下文学520更新速度最快。

辞天骄最新章节 - 辞天骄全文阅读 - 辞天骄txt下载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辞天骄 笔下文学520

猜你喜欢: 重生之嫡女祸妃嫡女重生记九重紫嫡女成长实录随身有空间:夫人别撩我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欢田喜地重生空间娇娇女君九龄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春闺玉堂盛华老身聊发少年狂重生之香途我就是这般女子我在兽世忙种田宠妻如令惊世第一妃:魔帝,宠上身!一品农妃帝妃临天娇娘医经权臣闲妻慕南枝惜花芷重生之宁为穷人妻重生之将门毒后
完本推荐: 黄泉杂货铺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全文阅读穿成霸总小逃妻全文阅读少年药王全文阅读大王饶命全文阅读老身聊发少年狂全文阅读快穿:恶毒女配要逆袭全文阅读从笑星走向巨星全文阅读神魔霸体全文阅读网游之巅峰召唤全文阅读美人与马奴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武神风暴全文阅读你好,周先生全文阅读我真的是个内线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一世之尊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权宦心头朱砂痣全文阅读大道独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空间农女的彪悍人生三国神话世界重生1990之人要低调长公主今天宠夫了吗农家娇娘玛法入侵:是兄弟就来砍我他的夫人是神明我的七个姐姐扶弟魔逍遥侯韩娱之勋九龙战神当炮灰替身的我死后呢喃诗章领主求生:从残破小院开始攻略夏逆剑卒过河战锤巫师万界元尊槊蟒记二锦衣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影帝的诸天轮回万古神帝神州战神镇妖博物馆留里克的崛起僵尸:我又被九叔挖出来绝品小神医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辞天骄最新章节手机版 - 辞天骄全文阅读手机版 - 辞天骄txt下载手机版 - 天下归元的全部小说 - 辞天骄 笔下文学520移动版 - 笔下文学520手机站